吹球是种玄学“吹球”对于乒乓球运动员的影响

吹球是种玄学“吹球”对于乒乓球运动员的影响

点击上方

中国乒乓球失去了史无前例的时间。

在刚刚结束的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混双比赛中,中国队许昕和刘诗雯3-4不敌日本的水谷隼和伊藤美真。

但有趣的是,针对这次失利,热搜话题是“水谷隼”。

网友们在网上议论纷纷。一时间有人说“日本队是小动作冠军”,也有人说“日本队没有体育精神”,也有人说“不让球吹是针对中国队的”。不热闹。

今天,让我们从吹球这件小事说起。

吹球是一种玄学

“吹球”对乒乓球运动员的水平有什么影响?

这是一个非常形而上学的问题。

目前有几种主流观点:

1.吹球可以增加乒乓球的粘性,从而提高发球的速度和旋转。

2.吹球是为了吹干乒乓球表面的汗水或灰尘。毕竟一个乒乓球的重量只有2.7克,一滴汗水也可能影响球的速度和弹跳。

3.吹球就是打乱对方的接球节奏,干扰对方对战术的思考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幻想射击”。类似的动作包括提起裤子、转动球拍和擦汗。据说中国乒乓球运动员马琳很擅长类似干扰大法。

4.吹球是乒乓球运动员的一种习惯性心理安慰,就像扔纸飞机前向飞机机头呼气一样。

虽然我心里更倾向于回答4,但无论以上哪个是吹球的效果,“吹球”对比赛结果的影响都是微乎其微的。口头警告,除非水谷隼将遥控器吹入球内。

“吹球禁令”的由来

禁止吹球真的不是日本奥组委发明的。

这条规定最早出现在2020年国际乒联发布的《新型冠状病毒预防指南》中,特意下载了这套《疫情防控指南》全文,发现国际乒联给出了19条训练表的建议当时的网球运动员,其中与“吹球”有关的大约有两种:

1.不允许对球呼气增加粘度

2. 手不可触摸或擦拭桌子。

当然,当时国际乒联的规定是针对乒乓球运动员的训练,而不是针对国际比赛。但如果东京奥组委为了提高防疫水平,将训练时的防疫要求写入奥运会官方防疫规定中,似乎也不会错。

客观来说,这个规定不是什么好找的东西,对中国队来说也不是。毕竟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主要传播途径是呼吸道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。它正好对应了“吹球”和“摸桌”两件事。

被“附魔”的球拍

事实上,“禁止吹球”并不是第一个被质疑“对中国队”的乒乓球规则。

第一次针对中国的乒乓球规则修改,发生在1981年。当时,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蔡振华在世乒赛上凭借“转球拍”的绝技轻松击败了各路对手。

这种独特知识的原理其实很简单。当时乒乓球拍的两侧是反胶和防弧胶,用不同的球拍击球会产生不同的力量和旋转。另外,当时的乒乓球拍两侧的颜色完全一样,因为蔡振华只要转动球拍,就可以让对手无法判断下一个球的力度和旋转。

说起这个“转球拍”天才,有点像《射雕英雄传》中无情谷的英雄所用的阴阳倒刀法。,让对手无法适应。”

为此,国际乒联修改了乒乓球规则,规定乒乓球拍反面必须采用不同颜色。不过客观来说,这种“阴阳倒刀法”并不是什么难学的秘法,任何人都可以使用。真的很难说针对中国队。

后来,国际乒联多次修改了“球拍”的规则。影响最大的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结束后,禁止使用有机胶水,代之以无机胶水。

有人要问了,胶水跟乒乓球比赛有什么关系?

关系很大。众所周知,乒乓球拍由底板、海绵和橡胶组成。粘胶皮和海绵中使用的有机胶水可以给乒乓球拍“附魔”,增加球拍的威力。

2008年之前,全世界的乒乓球运动员基本都使用有机胶水。这种胶会散发出一种微毒的气体,而且气味很大。但是有一个优势。它散发出的有毒气体可以进入乒乓球拍海绵中的孔隙,从而增加球拍表面的弹性,使击球更有力、更快。

因此,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乒乓球拍都采用了多层胶水,以最大限度地提高球拍的表面弹性。这种做法在业内被称为“灌胶”。

国际乒联一直致力于禁止“补胶”,但效果微乎其微。毕竟,使用胶水是有道理的。至于人刷几层胶水,真的很难查。

直到2008年才大规模使用无机胶水。这种水溶性胶水不仅毒性低、环保,更重要的是因为它不挥发,不像有机胶水那样可以“附魔”球拍。

因此,国际乒联再次修改规则,规定正式比赛的乒乓球拍必须使用无机胶水。只要国际乒联使用VOC气体检测仪,就可以轻松确认球拍中是否使用了非法有机胶水。

不难看出,国际乒联一直在努力降低球拍的威力。原因也很简单——球拍太给力了,对手接不住发球,实在不利于比赛的观众。比起一个人不停发球,一个人不停接球的比赛,观众显然更喜欢看一场可以长期相持的比赛。

只有当游戏具有更强的观看能力时,才能更好地推广和开发。

提高游戏观赏性是关键

为了享受乒乓球比赛的乐趣,国际乒联不断限制球拍的威力,也限制了各种“无解”的发球方式。

在第28届世乒赛上,中国乒乓球运动员王志良使用了一种叫做“联合发球”的发球技术,他的发球率一度超过90%。

这种由中国山西乒乓球运动员陈崇明发明的发球技术,不同于传统的发球技术。发球时持球者和拍手都发力,视觉上可以理解为“把球扔到球拍上”。以这种方式发出的球具有很强的旋转性,因此曾被许多世界著名球员使用。除了众多中国运动员之外,中国人的老朋友瑞典老将瓦尔德纳是使用“联合发球”最多的运动员。

除了“联合发球”外,国际乒联还禁止发球、跺脚、拦网,甚至将乒乓球从38毫米增加到40毫米。为了削弱发球的威力,增加对方接球能力可谓煞费苦心。

在这个过程中,由于中国传统的乒乓球打法强调前三个篮板和靠近台面的快攻,受到的影响最大。

但要说国际乒联针对的是中国队,就有点过分了。规则的任何修改不能由一个玩家决定。它需要各国乒乓球协会坐下来共同投票,并获得75%以上的选票才能通过。

以热火朝天的“乒乓球换大球”改革为例。当时,这项改革是由前中国运动员、时任乒协主席徐寅生提出的,当时中国也投了赞成票。

在我看来,国际乒联修改规则的历史上只有两次是针对中国的。

曾经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规定:同一个协会的双打选手必须在同一个半区。决不希望中国队在双打比赛中拿下金牌和银牌。

第二次是因为中国队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得乒乓球单打金牌、银牌和铜牌。因此,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始规定,每个协会只能报两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乒乓球单打比赛。你不可能在单打比赛中赢得金牌、银牌和铜牌。

但这两次,国际乒联没有让你获得所有奖牌,但也没有阻止你获得金牌。

一句话—​​—“没有无敌的玩法,只有无敌的人”。真正的强者总能最快地适应变化,所以尽管国际乒联规则发生了变化,但中国队总能以最快的速度适应变化,开发新的技战术来保持绝对领先。

说说这次中国乒乓球的失利吧。

事实上,胜负在军队中是司空见惯的。输了也没关系。明年好好打仗,等你赢回来就可以了。为什么要归于“水谷隼”?

所有优秀的年轻人

关注流行青年文化中的一切

我们的聊天号码:

联系电子邮件: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吧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